• <tbody id="ixbo6"><span id="ixbo6"></span></tbody>

    <bdo id="ixbo6"></bdo>

          1. <bdo id="ixbo6"></bdo>

            全國咨詢熱線

            18876031760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海南代理記賬 > 在海南島注冊工具公司,虛開專票怎么判?

            在海南島注冊工具公司,虛開專票怎么判?

            發布時間:2020-09-18 來源:admin 瀏覽次數:133次

            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出臺以后,相關稅收政策極為誘人,于是乎注冊經濟先行,很多人涌向了海南島,有業務沒業務先注冊個公司再說,在此提醒,創業有風險,注冊需謹慎,一旦惹虛開,定罪又判刑。

            在海南島注冊工具公司,虛開專票怎么判?

            本案中,兩被告人通過虛假注冊工具公司,委托屬地記賬公司從事虛開虛抵等違法行為,最終一人被判無期徒刑, 一人被判有期徒刑十年。

            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

            (2019)瓊刑終16號

            原公訴機關海南省??谑腥嗣駲z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吳大成,男,現羈押于??谑械谝豢词厮?。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巫英毫,男,現羈押于海南省看守所。

            ??谑兄屑壢嗣穹ㄔ簩徖砗?谑腥嗣駲z察院指控原審被告人吳大成、巫英毫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一案,于2018年12月10日作出(2018)瓊01刑初38號刑事判決。原審被告人吳大成、巫英毫均不服,提出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9年6月21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海南省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官高金秀、書記員蘇旖旎出庭履行職務。上訴人吳大成及其辯護人黃良勝,上訴人巫英毫及其辯護人竇艷群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原判認定:

            2011年10月至今,被告人吳大成、巫英毫通過雇用省外人員擔任??诜瞾啽荣Q易有限公司等18家工具公司名義上的法定代表人和股東,委托??诳律虅兆稍冇邢薰荆ㄒ韵路Q??诳鹿荆┑年惸?、陳某2(另案處理)在海南成立一般納稅人企業以及代理記賬和開具發票。吳大成、巫英毫利用上述工具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向國稅部門申報抵扣獲利。

            被告人吳大成負責操控上述海南工具公司的銀行賬戶運作資金,虛構真實貨物交易的資金流,聯系上游企業接受進項票和聯系下游受票單位等工作,被告人巫英毫受吳大成指使,負責稅務機關申請增值稅專用發票票量增量、聯系稅務機關、聯系財務代理公司人員和處理公司日常費用等工作。陳某1、陳某2等人則受吳大成的指使,為18家海南工具公司代理記賬并申領、對外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利用取得的進項發票抵扣海南工具公司稅款,并按照每注冊一家公司500元,代理一家公司做賬每月1500元的報酬收取費用,共計收取代理費用278700元。

            2011年10月至2016年8月期間,被告人吳大成、巫英毫利用上述18家工具公司的名義,在沒有真實業務發生的情況下,虛構購銷合同、虛構虛假單據以及將資金匯入相關公司的結算賬戶等手段,從廣西、江蘇、北京等地接受品名為糖的進項發票,接著再將進項發票交給陳某1、陳某2等人辦理認證抵扣。同時吳大成通過郵箱、QQ和微信等方式將下游接受虛開單位的單位名稱、公司地址、開戶行、商品種類、單價、數量、金額、稅款等信息傳送給陳某1、陳某2等人用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為順利將進項發票進行認證抵扣,吳大成通過網銀賬戶將資金匯入購貨方和銷貨方企業銀行賬戶,虛構真實業務交易的資金流假象,以海南工具公司的名義接受品名為糖類的進項發票,隨后再對外虛開品名為非糖類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以“買票和賣票”的方式循環賺取發票差價。經國稅部門統計,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價稅合計626128094.16元,實際申報抵扣稅額90975876.93元,造成國家稅款損失90975876.93元。

            原判認為,被告人吳大成、巫英毫為謀取非法利益,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的稅款數額和國家稅款損失90975876.93元,數量巨大,情節特別嚴重,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應予支持。

            被告人吳大成策劃成立工具公司,委托陳某1、陳某2代理記賬和開具發票,并利用上述工具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申報抵扣,指使被告人巫英毫聯系稅務機關申請增值稅專用發票票量增量,操控上述海南工具公司的銀行賬戶運作資金,虛構資金流向,聯系上游企業接受進項票和聯系下游受票單位等工作,以海南工具公司的名義接受品名為糖類的進項發票,隨后再對外虛開品名為非糖類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循環賺取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差價,其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

            被告人巫英毫明知吳大成注冊空殼公司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仍為吳大成聯系財務代理公司人員,提供代辦公司所需的資料,聯系稅務機關申請增值稅專用發票票量增量,并收取吳大成支付的報酬,其在共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中受人指使,完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中的部分環節,起協助作用,系從犯;被告人巫英毫歸案后如實供述基本犯罪事實,認罪態度好,具有坦白情節,故對其可以從輕處罰。被告人巫英毫的辯護人提出從犯和坦白的辯護意見成立,應予支持。

            綜合本案事實和被告人各自具有的情節,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第二十五條、第二十六條第一款、第二十七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五十五條、第五十六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

            一、被告人吳大成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二、被告人巫英毫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罰金二十萬元。罰金限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個月內繳納。

            三、公安機關扣押吳大成持有的諾基亞手機、華為手機、OPPO手機以及兩張中國平安銀行卡系犯罪工具,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四、公安機關扣扣押巫英毫持有的華為榮耀手機一部、中興手機一部、三星手機一部、IPHONE手機一部、黑色諾基亞手機四部和廣發銀行卡、中國建設銀行卡、中國工商銀行卡系犯罪工具,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五、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所造成的國家稅款損失90975876.93元,繼續向被告人吳大成和巫英毫追繳,上繳國庫。

            上訴人吳大成的上訴理由及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為:

            1.一審程序違法,庭審時未出示部分定案證據,大部分證據未充分質證。

            2.一審認定事實不清,吳大成在本案中只是提供了“過橋資金”業務,收取手續費,并未實施票據犯罪行為。吳大成通過微信給涉案的12個手機號碼充過話費,不能證明該12個手機號碼即系吳大成控制及使用。吳大成銀行賬戶與涉案公司有大量資金流水,亦能證明吳大成系從事“過橋資金”生意,而非只能證明吳大成從事虛開票據犯罪。

            3.一審證據認定存在問題。微信記錄、電子郵箱、手機通話記錄等電子證據,只有提取筆錄,沒有鑒定意見,無法證實電子證據的真實性,不能作為定案證據。

            上訴人巫英毫的上訴理由及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為:

            1.一審判決認定巫英毫的部分事實不符合客觀事實,巫英毫與陳某1、陳某2姐妹地位基本相同,且沒有陳氏姐妹知道更多虛開內幕,陳氏姐妹未被追究刑事責任,卻對巫英毫定罪處罰,明顯不公、不當。

            2.巫英毫在本案中只是一個“馬仔”、“員工”的角色,一審認定了巫英毫從犯、坦白、認罪悔罪等從輕情節,但仍量刑十三年,與國內近期同類案件量刑相比,明顯偏重,請求二審改判。

            二審審理查明:原判認定被告人吳大成、巫英毫為謀取非法利益,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的稅款數額和國家稅款損失90975876.93元的犯罪事實清楚。經一審庭審舉證、質證并確認的證據,來源合法,客觀真實,與本案有關聯性,證據確實、充分,足以認定,本院予以確認。另查明,二審期間巫英毫的家屬代巫英毫預繳罰金20萬元。

            關于本案量刑是否適當的上訴理由和辯護意見。1.吳大成的量刑。經查,吳大成到案后至今,均拒不坦白認罪,在證實其實施了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行為的確實、充分證據面前,仍心存僥幸,狡辯否認,拒絕認罪,主觀惡性較大。同時,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十年以上至無期徒刑的量刑起點為偷逃稅款50萬元以上,本案偷逃稅款達9097萬余元,原判綜合本案犯罪事實及量刑情節,對上訴人吳大成判處無期徒刑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確認。2.巫英毫的量刑。巫英毫在本案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過程中,主要受吳大成的指使,為吳大成聯系財務代理公司人員、提供注冊空殼公司所需的資料,代為管理吳大成在海南成立用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空殼公司,只領取吳大成每月支付給其的管理費,原判認定巫英毫為本案從犯正確,可從輕或減輕處罰。同時,巫英毫到案后至今,均積極如實供述、認罪悔罪,可從輕處罰。二審期間,巫英毫積極預繳罰金,也體現了其認罪悔罪的主觀態度。綜合上訴人巫英毫的從犯、如實供述、認罪悔罪、積極預繳罰金等量刑情節,結合近期我省及國內同類案件的量刑情況,原判對其判處十三年有期徒刑稍顯偏重,應予調整。綜上,根據本案的查明的犯罪事實和量刑情節,結合我國寬嚴相濟刑事政策,本院認為原判對上訴人吳大成的量刑適當,應予維持,對上訴人巫英毫的量刑偏重,應予調整。上訴人巫英毫及辯護人認為原判對巫英毫量刑偏重的上訴理由和辯護意見成立,本院予以采納。

            本院認為,上訴人(原審被告人)吳大成伙同上訴人(原審被告人)巫英毫利用工具公司實施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行為,虛開的稅款數額和國家稅款損失90975876.93元,造成國家稅收巨額損失,吳大成、巫英毫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原判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準確。審判程序合法。上訴人巫英毫及其辯護人關于一審量刑過重的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成立,本院予以采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維持??谑兄屑壢嗣穹ㄔ海?018)瓊01刑初38號判決第一、三、四、五項。

            二、撤銷??谑兄屑壢嗣穹ㄔ海?018)瓊01刑初38號判決第二項。即:被告人巫英毫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罰金二十萬元。

            三、上訴人(原審被告人)巫英毫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并處罰金二十萬元。

            四、巫英毫預繳的罰金二十萬元,上繳國庫。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王曉禎

            審 判 員 黃位國

            審 判 員 吳向東

            二〇一九年七月九日

            法官助理 胡 彪

            書 記 員 林曉菱

            稅季短評:優惠的稅收政策下,暗藏更多的稅收風險??此瓶梢岳脙灮菡咄ㄟ^不法手段獲利,實則早已成為稅務機關的“重點關注對象”。而對于正常經營的企業,也應注意在享受稅收優惠政策的時候防范稅收風險,只有正確理解把握稅收優惠政策,規范處理經營業務,才算利用好了稅收優惠政策,才能實現企業的穩定健康發展。

            分享到:

            熱門推薦

            母亲国语版,被公用玩弄的漂亮人妻,亚洲无在线观看无码成a人

          2. <tbody id="ixbo6"><span id="ixbo6"></span></tbody>

            <bdo id="ixbo6"></bdo>

                  1. <bdo id="ixbo6"></bdo>